王思聪当初创业的5亿元启动资金是王健林给的-神话游戏-新闻出版总署培训中心
点击关闭

投资熊猫-王思聪当初创业的5亿元启动资金是王健林给的-新闻出版总署培训中心

  • 时间:

长江无鱼之困

截止發稿,熊貓TV已經身負100多場官司,其供應商、員工和投資者紛紛將熊貓TV告上法庭,這些官司都讓王思聰陷入「限高」旋渦。

據界面新聞援引鉅大秀贏財股權基金的材料報道,當時為了拿到融資,王思聰承諾了該基金年化收益率12%的回購權利。

接近萬達人士表示,這些投資都是長期的、分步的,萬達將視其資金和業務發展狀況量力而行。

王健林說,這不是可以不可以的問題,而是看他的興趣,「他可能不願意吃這個苦,管理這麼個企業是很累的。」

嘉興璟字悌為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(有限合夥)在熊貓TV中佔有2.31%的股份,是其股權投資者之一。

這位萬達離職中干說,王健林從地產轉型做影視、文化、投資、金融,一方面固然源於業務發展需要,但也不排除為了迎合兒子「興趣」,希望兒子能夠回心轉意接班萬達的考慮。

一位香港投資界人士告訴《稜鏡》,若普思鎖定期為半年,則此時拋售股票,差不多不虧不掙,此後雲遊股價一路下跌,截至2019年12月3日已跌至3.59港元,若普思是在鎖定期后拋售,則很有可能虧損。

作者 | 孫春芳 編輯 | 張慶寧

與父親相比,王思聰就沒那麼幸運了。

默多克當時來華訪問,於是萬達邀請他蒞臨公司。王健林對默多克非常尊敬,安排他在萬達索菲亞(002572,股吧)酒店下榻。萬達對默多克的接待,一切都是最高規格。

這就需要王健林考慮萬達接班人問題。

王思聰或許不只與熊貓TV的一位股東簽署了回購協議。

如是可知,萬達商管資金儲備尚算充足,負債率在房企中屬於中等水平。

目前尚不清楚嘉興璟字悌為仲裁一案的具體訴求。

王思聰雖然不差錢,但熊貓TV在成立后引入了不少期待投資回報的股東。

除繼續加深挖寬商業地產護城河之外,萬達2019年在綜合體大型項目上頻頻出手。

2019年3月30日,熊貓TV官網發佈公告,宣布正式關站。

熊貓TV經過2016年的高潮之後,走向低谷。王思聰試圖在熊貓TV上打造《hello,女神》、《小蔥秀》兩個節目,但或遭下架,或者被封。

北京普思在王思聰頻繁收到「限高令」之後發佈聲明:近期網絡關於北京普思董事長王思聰先生被列為被執行人、限制高消費報道,是因為熊貓TV直播平台倒閉而引發的投資糾紛。目前普思投資代表王思聰先生正在全力應對,已有解決方案 。

這意味着,北京普思不需要像其他投資機構一樣四處募資,因此,投資界人士對《稜鏡》調侃說:別人創業都是拿着PPT到處化緣,王思聰創業是拿着支票本找項目撒錢。

與頻頻露面的父親相比,一向高調的王思聰低調不少,他將微博設置成了「半年可見」。

將時間回撥到2015年月18日,當時的萬達在世界各地併購資產,以至於國際巨頭都想拜會下中國商業巨賈王健林,其中便包括新聞集團掌門人默多克。

目前萬達集團最主要的業務是商管業務。萬達商管集團三季度財報顯示,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,萬達商管持有貨幣資金601.42億元,報告期末萬達商管總負債3332.82億元,資產總計6050.2億元,資產負債率為55%。

王健林頗為忙碌。近期,他接連會見了李寧公司、五糧液(000858)、銀泰集團、TCL集團的掌門人,談了一些戰略合作,如讓五糧液集團在全國萬達廣場開設旗艦專賣店,如與李寧品牌全面深化合作,擴大簽約面積,多品牌進駐,增加合作店鋪數量等。

熊貓TV風光之時,王思聰曾在自己參投的付費語音問答產品分答上宣稱:「我想認識真正有想法、有創造力的人,能夠生產出偉大的產品。我又不想上市,也不想套現,可以慢慢選擇自己想投的項目,不急着要投資回報,我又不靠公司賺錢吃飯。」

「你現在擁有很多財富是有問題的,在網上非常有財富的這種二世祖,顯得很活躍的,你看看這個結果。」

中國民企多存在二代接班的情況,楊國強之女楊惠妍已是碧桂園的聯席董事長、孫宏斌之子孫喆一扛起了融創文化產業的大旗。其餘諸如世茂集團的許世壇,龍光地產的紀凱婷等,都在父輩的行業里摸爬滾打。

11月14日,大連萬達集團高層在香港召開的會議上表示,公司對董事長王健林之子王思聰任何債務均未提供擔保,與其控制的企業沒有任何資金往來。

魯豫又問,如果王思聰可以的話,是否考慮讓他接班?

樂視體育是王思聰投資的關鍵一戰。

王健林並未完全放棄讓王思聰接班的可能性。

萬達與王思聰撇清關係王思聰當初創業的5億元啟動資金是王健林給的,如今王思聰面臨如此困境,王健林為何不願出手相救?

至於王思聰是否是萬達資金鏈危機的折射?該人士稱,這種說法沒有事實依據。

這是萬達自2017年世紀大甩賣以來,在公開市場融資上的第一次破冰。

《稜鏡》了解到,雲遊於2013年10月3日在香港上市,上市價為51港幣,首日收盤價升至67.50港幣。半年之後,其股價跌至30港元左右。

出品 | 稜鏡·騰訊小滿工作室

5億元只是起步價。北京普思首席運營官何志堅曾對投中網表示:「其實普思有個資金池,每年都會2億左右的錢打進來,而且從來不會抽走,資金可以循環利用,只會越來越多,而不是說5億就是一個坎,投完之後就沒錢了。」

  11月23日,在一场新书发布会上,老网红王石不点名地涮了一把小网红王思聪。

11月4日,北京市二中院發佈(2019)京02執1325號限制消費令稱,因王思聰仲裁敗訴,並且沒有履行仲裁裁決確定的1.51億元給付義務,勝訴方嘉興璟字悌為申請對王思實行限制消費措施。

2019年4月以來,王健林先後跟甘肅省、瀋陽市、四川省、陝西省簽署合作協議,初略估計其總投資將超過3000億左右。11月27日,吉林省主要領導在長春會見王健林,洽談影視產業鏈項目合作。

《稜鏡》查詢中國基金協會資料發現,熊貓TV的A輪估值是30億元,B輪估值為42.5億,大股東是持股40.07%的珺娛文化,王思聰100%持股珺娛文化;以周鴻禕為法人代表的北京奇虎科技持股熊貓TV19.35%,是第二大股東。

王思聰還將部分股權高溢價轉讓給自然人陳文,轉讓所得約4.98億元。

2015年9月,王思聰創立遊戲直播平台熊貓TV,成立之初他還在朋友圈尋找投資,「PandaTV目前接受融資,投資大佬可以隨時約我們了!」

近期,萬達高管在香港的一次投資者見面會上側面回應了這個問題,「公司未對董事長王健林之子王思聰任何債務提供擔保,與其控制的企業也沒有任何資金往來。」

接近萬達的人士告訴《稜鏡》,萬達集團不是王健林一人所有,是個股份公司,代表着眾多股東的利益,王健林不能拿公司的錢替兒子還債,「那樣的話,股東和資本市場都會有想法。」

王思聰的父親是王健林,萬達集團董事長,曾經的中國首富。為何萬達集團不願出手相助呢?

此外,普思還投資了殯葬業企業福壽園、遊戲公司天鴿互動、樂逗遊戲、先導智能(300450,股吧)等,這些公司最終都成功上市。

據此,王思聰通過兩次股權減持,獲利兩億元左右,但至今仍有大量樂視體育股權無法退出。

王思聰目前在萬達集團擔任董事職務,此前在萬達網科旗下的新飛凡電商公司中也擔任董事職務。

《稜鏡》獲悉,2015年5月,樂視體育首輪融資時,萬達作為A輪獨家投資方,出資2億元,王思聰旗下的北京普思作為跟投方,參与A+輪融資。

A輪不久,北京普思接下萬達持有的樂視體育股權,對價約2.5億元,再加上自身A+輪時出資約1.2億元,合計出資約3.7億元。

王思聪该何去何从?

「萬達網科後來沒有了,飛凡也不搞了,又搞了個上海丙晟科技有限公司,在丙晟的群里,小王還被拉進去發過紅包。此前萬達的金融集團和網科集團都在上海租有辦公樓,老王專門空出一層,就是留給小王的。」一位萬達的離職中干表示。

王石說的「這個結果」即王思聰因成為失信被執行人(俗稱「老賴」)被法院下令限制高消費(下稱「限高」)。

11月27日,萬達商管發行了一筆4億美元的海外債券,票息6.95%,比大多數房企海外發債的利率都低,且發行過程中超額認購3.3倍。

2016年3月,樂視體育宣布完成80億人民幣B輪融資,估值215億人民幣。

當年,王健林給王思聰5億「零花錢」練手,對他說:「我允許你失敗兩次,你虧掉,我再給,第二次再失敗,對不起,算了,你就老老實實回來(萬達)上班。」

在萬達集團官網上,還保留着王健林笑容可掬,與默多克交談的合影。

一開始,北京普思的投資是浮盈的,但浮盈和賺錢是兩個概念。

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召開的執行主題新聞通報會,「我院已對被執行人王思聰採取限制消費措施,並查封其名下的房產、車輛、銀行存款等財產。」北京市二中院新聞辦負責人說。

憑藉著在娛樂圈內呼風喚雨的能力,王思聰邀來鹿晗、Angelababy等一線明星入駐熊貓直播平台。在當時的「千播」大戰中,熊貓TV迅速進入行業前三甲。

趁着估值翻漲,王思聰陸續減持拋售樂視體育老股。深圳市滄樂投資合夥企業溢價出資1億元,接盤0.46%的股權。

折戟熊貓TV股權回購漩渦但王思聰在熊貓TV上栽了跟頭。這次他不是投資,而是親自下場創業。

2016年5月,在接受魯豫採訪時,王健林說,關於誰來接班萬達有制度安排,將來可能是職業經理人。

無獨有偶。王健林當年為將萬達商管從香港退市,通過私募股權等形式融得私有化資金,由於萬達商管遲遲未能在A股上市,王健林同樣面臨著按協議支付股權回購款的困境,但最終王健林找到京東、融創等接盤俠,暫時脫險。

《稜鏡》查詢中國基金協會資料發現,鉅大秀贏財股權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為上海臻界,通過複雜的持股之後,最終以上海景嶺投資中心的名義投資了熊貓TV,占股2.22%。

據騰訊《深網》報道,從2017年5月之後,熊貓TV在接下來的22個月內一直沒有找到接盤者,資金不濟,彈盡糧絕,最終破產。

王健林考慮過讓王思聰接班王健林早就考慮過接班人的問題。

歡迎下載騰訊新聞APP,閱讀更多優質資訊

旗下熊貓TV關站之後,王思聰被「限高」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,各種債主、供應商、投資者起訴討債,你方唱罷我登場,一個撤銷了,另一個又發起了,使得他聲譽慘淡。

一位香港投資者分析,王思聰作為熊貓TV的大股東,可能在接受嘉興璟字悌為入股時,與該基金簽署了股權回購協議,「而今熊貓TV關站,王思聰被要求履行回購義務。」

何志堅還對南方周末說過,以王思聰的地位和財富,不會依靠PE投資獲利,「王思聰是希望通過這個平台去積累一些經驗,交一些朋友,跟最優秀的企業家學習。」

那天默多克與王健林交流頗多,或許是因為奔波一天、身體疲憊,默多克坐在椅子上睡著了。在把默多克送上車后,王健林對下屬說了一句:「我不要干那麼久。」

含着金湯匙出生的北京普思王健林並未逼著兒子接班,他給了王思聰一些個人興趣空間。

  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棱镜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按照其官方介紹,北京普思在一家遊戲公司雲遊股份的Pre-IPO階段共投入400萬美元,占股1.05%, 按IPO當天收盤價計算,普思的賬面回報為994萬美元,賬面回報率達到2.49倍。

北京普思官方介紹,2012年5月至2016年2月,一共完成26個項目的股權投資,其中有11個美元項目、15個人民幣項目。在這些項目中,已有8個項目獲利退出。

此後兩年,王思聰對直播熱情驟減。

北京普思的自有資金優勢,讓其在投資時不用花時間與其他股東商量資金安排,給外界的印象是投資風格「快、准、狠」。

2009年,剛從英國遊學回來的王思聰從父親手裡拿到5億元資金,成立北京普思投資公司(下稱北京普思)。

今日关键词:AG对战QG